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联系我们

走近叶辛新书《五姐妹》重回“我们的知青岁月”—联系我们

时间:07-31  来源:本站  作者:
  叶辛,1949年10月出生于上海

  叶辛,1949年10月出生于上海。中国著名作家,现为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国际笔会中国笔会副主席。1969年到贵州修文插队,后曾在贵州生活和工作过20余年,对贵州有着深厚感情。1977年发表处女作《高高的苗岭》,代表作有长篇小说《蹉跎岁月》《孽债》等。

  贵阳、都匀、大理、北京……7月30日,因为一个人,一些故事,一段岁月,许多不同地域,甚至天各一方的读者,都聚到了一起。当天,由贵州都市报、贵阳孔学堂文化传播中心主办,贵州人民出版社承办的都市读书会第31期举行,不同地域、不同年龄段的读者一起走进叶辛新书《五姐妹》《打开贵州这本书》,共同回望曾经的那一段岁月。

  活动现场,作家叶辛通过几个真实的故事,和书友们重温了当时的历史,以及那样一群特殊的人。而读者们,不管是老的、少的,还是远的、近的,也纷纷分享自己所经历的,或者所了解的知青岁月。读者们说,能了解那一段往事,特别是能和作者零距离交流,真是不虚此行。此外,还有3万余名读者通过本报的视频直播同步参与了本次读书分享会。

  活动现场,《五姐妹》《打开贵州这本书》编辑、贵州人民出版社第三编辑室主任、编审张云端,首先向书友们分享了两本书的特别之处。

  她说,乍看起来,两本书看起来并无特别,实际上包含了许多特别的创意。如装帧设计上,《五姐妹》腰封上的线条,其实就是五个人的造型,而且还赠送了精美书签。而《打开贵州这本书》,则是由叶辛创作的有关贵州的散文手稿及贵州省美术家协会副主席王建山配套创作的藏书票组成,内容涵盖了手稿、藏书票、短视频等元素,是贵州首次融媒体出版的名家手稿版作品。

  叶辛说,在当时,许许多多的知识青年加入到上山下乡的队伍中,并发生了许多令人唏嘘的故事。如在自己出生的上海,就有10600名知青到贵州,而自己知道的,就有三个女知青嫁给了这里的布依族汉子。而她们的生活,则过得都很艰难。而从全社会看,当时的2000万知识青年,每一个知青背后其实都是一个家庭,可谓家家有知青,村村有知青。

  “为什么我始终在写知青,因为这一代人形成了一个特殊的群体,他们都是共和国的同龄人,每一个人的命运,后面透视出的,都是共和国的历史。文学创作的规律是以小见大,所谓一滴水可以照见太阳的光辉,他们身后,是撼天动地的70年的历史,写好了知青,也就写好了那一段历史。”叶辛说。

  当天的读书会,当年的老知青、70岁的刘丽萍阿姨是最早到达的一位。她在活动开始前一个多小时,就早早到达了,在现场的PPT投影前合影,并拿出纸笔,认认真真地写下了一段动情的文字:“一首首知青岁月的歌曲,一缕缕知青岁月的乡愁,一篇篇知青岁月的文章,一份份知青岁月的情感,一个个知青岁月的故事,一幅幅知青岁月的写照,在我们人生的旅途中,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页……”

  如刘丽萍阿姨一样,许多到达现场的老知青,都有话要讲,他们纷纷分享自己当初的经历,以及对人生带来的影响。

  黄汝江老人说,1968年12月30号,自己年仅17岁时,所在的石阡中学全体同学全部下到农村,一下子感觉生活没希望了,还记得那种绝望的心情。但正因为有这段经历,给了自己巨大的勇气,懂得怎样堂堂正正做人,认认真真做事。

  “我比你小一岁,很高兴能在这个时候见到你。”曾经的知青薛梅阿姨说,自己下乡时也是17岁,还记得离开贵阳时天降大雪,天气很冷,一群知青从贵阳五中坐着解放牌汽车一路颠簸到天柱县的情景。因为没地方睡觉,不得不挤在一个茅草屋里打地铺;因为吃不饱,所以地上的蕨根、树上的叶子都找来掺着吃。自动化整线“我在农村待了8年,各种辛酸苦辣都体验过,因为有这8年的锤炼,后面什么都不怕了。同样作为知青的一员,叶辛老师对当时的历史了如指掌,并且写下来,这是对这代人努力的肯定。”叶梅说。

  参与此次读书会的,除了众多当年的老知青,更有不少年轻人。他们或父辈是当年的知青,或者有感于当时的那一段岁月,因此纷纷赶来,聆听当时的故事,也分享自己的感悟。

  从修文赶来的书友卢洪兰说,自己小时候随父母赶集,父母指着街上一个人说:看,这就是那个从上海来的知青。自此,自己就记住了这么一个人,特别是长大后也喜欢写东西,因此更加尊敬。“知道这个活动后,我就特意赶来了,没想到能再次见到您,感觉您还是那个样子,这真是一种缘分。”说着,卢洪兰向叶辛深深鞠躬,以表达自己的敬意。

  参加活动的年轻人中,不止有来自贵阳及修文等周边地区的,更有来自都匀、毕节等地的书友,甚至也有来自云南大理和北京的。来自北京的书友王金诺说,因为妈妈和大舅都加入了上山下乡的队伍,因此自己从小就听着知青的故事长大。如今,自己每年都要送上千学生到国外留学,希望带着他们飞越太平洋和大西洋的同时,也希望能带他们来到贵州,感受那些过去的故事,并传承知青们当年的精神。

  年轻书友陈佳莲说,因为自己的研究生论文,写的就是叶辛老师的作品,几乎读过了他所有的书,没想到能见到本人,“真的非常幸运,也非常激动”。“您从19岁来到贵州,到39岁离开,把精力最充沛的时间都留在了贵州,很想听您谈一谈贵州的经历,对您的创作究竟产生了怎样的影响?”

  面对这位年轻书友的提问,叶辛举了法国汉学家潘鸣啸的例子。他说,潘鸣啸之所以当选法兰西科学院院士,主要成就之一,就是因为写了一部反映中国上山下乡运动的作品,可见这运动的巨大影响。而这,也是自己创作的不竭动力。

  活动现场,书友们不仅有上了年纪的老知青,以及中青年读者,更有部分小读者。“虽然我不懂知青,但我的姥爷是知青,经常从他口中了解到那一段非常艰辛又难忘的岁月,叶辛爷爷把这一段难忘的岁月记录下来,让没有经历过那一段岁月的小朋友也了解那一个时代。”活动现场,11岁的杨舒涵小朋友说,正因如此,所以决定参加读书会。而且,自己也很喜欢写作,要向叶辛爷爷学习。

广告
上一篇:和韩国闹僵才想起我们?日本对中国游客开启网上签证,联系我们
下一篇:天子国际手机版下载:“谢谢检察官为我们正名!”联系我们
广告
推荐
最新
  1. 天子国际手机版下载:“谢谢检察官为我们正
  2. 走近叶辛新书《五姐妹》重回“我们的知青岁
  3. 和韩国闹僵才想起我们?日本对中国游客开启网
  4. 新华社评论员:人民是我们党执政的最大底气联
热门
  1. 新华社评论员:人民是我们党执政的最大底气联
  2. 和韩国闹僵才想起我们?日本对中国游客开启网
  3. 走近叶辛新书《五姐妹》重回“我们的知青岁
  4. 天子国际手机版下载:“谢谢检察官为我们正